大号马甲被揭了让我自杀

仅满足自己喜好的博,凭爱好刷不同cp,慎关

产粮号随缘上线

Stucky Forever

StuckyLibrary:

很长时间没更是因为实在赶不上粮食产出速度就放弃了


但是在队长只有六分钟巴基只有两分钟戏份的妇联3后都有萌新入坑,除了垂死惊坐起继续之外也没别的办法了


想对新人说的是:我们的CP是最胖的~


The Longest, Most Tortured Love Story in Marvel History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废话不多说,萌新请看这里,索引里包含了入坑推荐和各类型及各种梗的归总,随缘链接已更新,可惜的是文都是比较早期的,实时更新吧,也请老人们在入坑推荐下推荐经典文:




Stucky索引 (Stucky索引解析


Evanstan索引


EvasntanCrossover 索引


安利大法好




同时安利另一个主页,便于大家每天看文 Stucky同人文收藏夹&盾冬文整理


继续扫文也会从这位小天使整理的开始,再往回扫,一直到384年后扫完为止(日常做梦

【盾冬】You are my soldier(向哨AU)完整链接篇

好吃

晒豆酱:

正文已全部完结,共计十三万三千字。特作链接篇方便阅读,鞠躬。


读前科普:


哨兵:感官比普通人敏锐许多的人,可以说是军事上的一种武器。哨兵住在一种叫做塔的建筑物中,并由塔管理,被白噪音(比如流水和风扇的声音)包围,白噪音是为了保护他们精密的感官而存在的。


       哨兵的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但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向导的存在就是要在哨兵失控之前把他们拉回来。另外,因为哨兵的感知能力过强,他们只能吃最寡淡的食物,穿最柔软的衣物,否则他们就会食不下咽,或者抓搔自己的皮肉直到皮开肉绽


向导:可以理解为和哨兵配对的一种人。向导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有极少部分能力极强的向导可以用情感共鸣作为一种武器攻击其他向导或者哨兵。


       向导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力量,会无限包容作为哨兵的搭档。哨兵跟向导的关系,就是枪与扳机的关系。相比哨兵,向导的数量很少,十分宝贵。


     哨兵和向导通过一种叫做结合的方式而绑定到一起。


  而结合分为两种,精神结合身体结合。前者因为大多比较脆弱而被现代的塔所抛弃。而一旦身体结合,就很难将两个人再分开了。


       结合是终生制的,除非一方死亡,另一方独存,但是那样的情况太少见了。

  每一个哨兵和向导都会有自己的
“精神体”
也就是一种由精神力凝结而成的动物。但是这一动物并非所有哨兵或者向导都能看到。


  精神体会反映出这个人的性格


       哨兵和向导都是比较少的人群,因此尤其是哨兵被普通人所害怕


 精神投射:向导与哨兵进行互相的身体接触或精神上的调节,保护他们不被太过强烈的感觉或太过繁复的感情所左右。向导对哨兵的安抚在帮助他们减缓痛觉与稳定精神上显得尤其重要。对于已结合的搭档而言,直接的身体接触最有效。


精神图景:哨兵向导具象化的精神世界,也是他们真实精神状态的体现。当一位哨兵进入神游或狂化状态,向导可以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将他带回,并重新建立起与外界的联系。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番外序


——————谢 谢 阅 读——————




我真的特别想吐槽一句冬哥是失忆不是失智啊!!!!!官方摆明冬哥学习能力max啊!!!!!

当然没有雷的梗只有雷文笔但是想看学习能力max自理能力max(毕竟藏了两年还把自己打理的很好)的冬哥啊……文荒

|翻译|A History of Birds/无声之鸟

呜呜呜感谢翻译

91:


原作者:OddityBoddity


原地址:AO3




*



 


*14年的文,但是很喜欢这一篇所以还是想自己翻译下存个档。寒假里翻译完有发过一次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再试一次。


————


 


有时Steve发现Bucky会盯着他看。通常他会假装自己不知道,但这天早上当他抬起头时,眼睛与Bucky的目光相遇了,Bucky没有移开视线。


“你看起来很像他,”Bucky说。没有提示,什么都没有。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像是他很平常做的事。


“什么?”Steve问。他并没有真正听明白,因为过于震惊Bucky开口说话这件事,以至于没有理解它们的意思。


“你看起来很像他。Pierce也是。”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废墟里传出来,轻微而破碎。“那是他们选择你的原因吗?”


Steve的心一瞬间像是被切断电缆的电梯般突然下坠,“Buck,那就是我。”


Bucky嘴角僵硬的线条稍微柔和了一点。“当然,”他说。


Bucky吃他早餐的最后一部分时Steve一直盯着他看,看他机械的铲起燕麦片塞进嘴里然后吞下。当他吃完后,他曲起手掌放在膝盖上并且目视前方,等待着命令。


 


*


 


Steve尽可能搜索只有他记得的东西。他讲他们以前一起生活的事情,像是在祈祷些什么。也许他就是在这么做。这不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除了祈祷别无他法,很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一天晚上,他提议他们一起看《白雪公主》,讲些无聊的笑话比如说不用去担心遇到悄无声息的鸟儿的俯冲轰炸,然后Bucky皱起眉头看向Steve。


“我不记得,”他说。Steve屏住呼吸。“我不记得我把这件事告诉过任何人。”


那像是有什么东西阻塞在Steve的肺部之间,正把他的左右肺叶从胸腔中撕拽分裂。“你的意思是那只鸟?”他低声问道。


Bucky看着他。没有紧盯着,他没有真的那么做,但他看着他就像从前Steve看着那些画作,像是他正试图弄明白它们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


“那只小鸟,”Steve安静的说。当他开口时,他说的每一句都一字一顿的,像是在念符咒或是祷告文,像是那些字句正以从前他的名字所能做到的那样接近Bucky,像是它们正要去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到安全的地方。这是他们俩之间保守的秘密,是如此的微小,如此的无足轻重,以至于没人发现过它。“你说你没告诉过任何人的那件事,你还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正走着,”Bucky说,“它撞到了我旁边的窗户上。”


“是的,它撞到了窗户。你过去把它捡起来了。”


“很小,很温暖。”Bucky喃喃自语,“坏兆头。”


Bucky脸上的柔和消失了,他的眼睛仿佛要合起但没有真的闭上。于是Steve明白了交流不再有任何意义。他继续放着影片,但实际上他们两个没人在看它。


 


*


 


Steve发现Bucky喜欢吃波兰饺子[1],他在城里找到了一家纯手工制作的地方,那儿连泡菜都是他们亲手制作的。他徒步走了很远,穿越了整个城市,用塑料盒打包带了一份回来。Bucky看着食物的样子像是一个人只听说过某件东西却从没见过一样。然后他看向了Steve。


“我专门为你买的,”Steve说。他不是很喜欢吃,他第一次买速冻饺子吃也完全是个意外。Bucky呼出一口很长很慢的气息,接着开始吃起来。


Steve在一旁看着。很少能看见Bucky流露出什么情绪或意愿去做事。他总是在吃饭时像个机器人一样把盘子和碗里的东西吃干净,总是在早晨只用三分钟就洗完澡,提建议的也总是Steve。但是这次,是他自己乐意去做的。他吃得很快,嘴巴鼓鼓的,一点酸奶油粘在了他的下巴上。


“嘿,慢一点,”Steve说,Bucky抬头看向他并且停止了咀嚼。“我的意思是,别噎着,好吗?”Steve进行了修改。他希望他本没有说任何话,而自己放弃挣扎的方式有些天真幼稚。“如果它们很好吃我会再给你买的。”


Bucky看着他,很长时间都没有移开视线。在某一刻Steve意识到他可能想说些什么,他慢慢的屏住呼吸,像是引擎启动一般。Bucky再次开始咀嚼。他非常缓慢的吃下最后一个,用小刀的边缘切开它,切成一小份一小份然后给它们均匀分配了酸奶油,好像这是一场小型盛宴。


Bucky咽下了最后一口,几分钟过去后他再次抬头向上看。他的眼睛微微睁大,前额出现几道皱纹,他的嘴角紧绷着。“你对我很好,”他说,“他也是。”


“谁?”Steve低声问。


那双眼睛,它们从一边转到另一边,好像他正试图理清些什么事情。“Pierce,”他最后说。


 


*


 


Steve花了很长时间淋浴。浴室是整个屋子里唯一门上有锁的房间,即使Bucky只需要花费半秒钟就可以把门拆下来,但至少它让人感觉到私密性。每天晚上,他会打开排风扇和水龙头,脱光衣服站进雨淋之下,试着让流水冲走一切。


他站立在淋浴头之下,置身于雾气之中,把前额贴在瓷砖上,并努力忽视他发出的那些连水流声都没法掩盖的啜泣声。有些人很擅长这个,但是Steve从未能够掌握无声哭泣的诀窍。


 


*


 


“那只鸟,”Steve开口说话,因为至今他们已经两天没和对方说过话了,而他已经对此精疲力竭。“你还记得那只鸟吗,那天晚上我们去看了《白雪公主》?”


Bucky点点头。


“你把它捡起来了,记得吗?”


“记得。”


他希望那是一段更美好更开心的回忆,而不是什么令人沮丧且愚蠢的事。但那就是他所记得的全部。“我们还及时赶上了电影开场。”


Bucky的眼睛动了动,像是在追寻什么东西,也许是在追寻他的记忆。


“Steve坐在我的左边。”


“是的,我坐在你左边。”


“靠着我。”


他笑了,“是的。”


Bucky看向他。Steve耸了耸肩。


“我座位里的弹簧一直戳我屁股,而且……”他又耸了一下肩,“而且你为那只笨鸟哭了一整场电影的时间。”


Bucky的头抬起了一点,他的前额挤出皱纹。Steve笑着看他。“我知道你以为我没注意到,但我发现了。”他柔声说。


他们出了家门,外面冰冷的空气吹动他们的衣服,钻进他的发梢间。Bucky看向Steve,随后视线转向他的右边,眼睛注视在距离不远的某一处。“我捡起它的时候它就死了。”他说。


 


*


 


Steve洗了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澡,并且花了一些时间把他自己再次拼凑回去,他从脸上擦去鼻涕口水和眼泪,并用从淋浴头里流下的水把脸用力冲洗干净。水热得让他感觉有些眩晕,他把水温调低一点凉下来,然后把它关上并拉开了浴帘,下一刻他就发出了一声如同狗吠一般的尖叫。Bucky在那儿,站在门旁边,好像他是一个保镖,双腿笔直,手贴在身体两侧。


“天哪,”Steve低声吼道。他有一小部分因为被看到在洗澡时呜咽而感到羞耻,但更大程度上他因为Bucky看见了却不理解而生气。而他最想做的其实是爬回去把水再次打开,接着他刚才结束的部分继续下去。“你在这儿做什么,Buck?”


“你生病了,”Bucky说。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不确定和犹豫,这是Steve从未听过的。


Steve叹了口气。“我现在很好,”他说。但这不是真的。


“他以前也生病,会发出同样的声音。那是他们选择你的原因吗?”


他想开口说话但是他的喉咙发紧,他甚至想爬进自己的肋骨后面不出来。他想开口说话但是所能发出来的都只是那些小声的啜泣。所以他只是闭上嘴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我能叫你Pierce吗?”


“不,”Steve低声回应。


Bucky用力闭上他的嘴巴。“我不会叫你另一个名字的。”他轻轻地说。他抬高下巴,这或许是Steve在他们找到Bucky之后第一次看见Bucky流露出抗拒的神情。


“好吧,”他小声说,他看见Bucky脸上一闪而过的困惑。“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但不能是Pierce。其它什么都可以。但我的名字是Steve所以我更喜欢你这么叫。”


“那是他们选择你的原因吗?“


“你选择了我,Bucky,”Steve疲倦地说,“是你选择了我。”


这话使得Bucky的嘴角和下颚线条再次变得柔和了一点,像是Bucky掌握了一个不能和Steve分享的秘密。“当然,”他说,而Steve厌恶这句话。它使得他的胸腔变得扭曲,扭曲得仿佛要刮破他的胸骨。这不再令他感到遗憾,只是疼痛,而疼痛让他变得愤怒。


“是你选择了我,是你走过来把我从MacInnes兄弟的拳打脚踢下解救出来。是你先向我做了自我介绍。你本可以当作没看见就走开但你没有。”


Bucky回过来望着他,他面无表情的脸加剧了Steve胸中的疼痛。“他驾驶那架飞机撞进了冰川里然后死了。”他说的很轻。“他们给我看了报纸。”某一刻Steve认为他应该说些什么,但他说不出任何话。Bucky笑了一下。“但是你和他很相似,”他说,“我明白我为什么选你了。”


 


*


 


是电闪雷鸣使他从一个关于迫击炮和枪战的梦中醒来,而当他清醒过来时他发现房间里的灯光有些不太对劲。夜间物体影子的形状都被闪电扭曲了。他在床上转了个身然后发现不仅仅是闪电使得影子变得奇怪。他从床上坐起来,被汗水浸湿的被单贴着他。


“Buck?”他朝向那片阴影,他不是因为疑惑而进行发问,他只是想告诉Bucky他醒了,告诉他他看见了他,告诉他无论是什么让他进到这儿并安静的站在角落里注视他,他现在都可以和Steve说了。


“我爱他。我记得我告诉过他们。”


在阴影中,Bucky只是轻微移动了一下,像是一棵在暴风雨中摇晃的树苗。


“那之后,他们给了我Pierce。”


Steve真的希望这完全是一场噩梦,因为他胸中的痛苦将要把胸骨压碎,因为他毫无作用的肺将要引发哮喘。他真的希望这一切都能结束,希望这一切本没有发生。


“但是现在Pierce太老了,不是吗?所以我有了一个新的管理者。”


“Pierce已经死了。”


Bucky发出一声微弱的声响,接着又是一声,像是那些声音正从他的身体里向外爬。他仍然僵硬的站立着,僵硬的像是一个士兵正在接受检阅。接着他像很久之前会做的那样哭了。


“Bucky,你需要回去睡觉,”Steve低声说。他的声音很空洞,毫无疑问,他感觉自己也非常空洞。“听我说,你需要……”他停下来了。他拖拽着自己的双脚穿过房间去到Bucky所站的地方,Bucky的身体颤抖着,发出止不住的呜咽声。


“请停止,”Bucky喃喃道,Steve的脚步僵在了原地。“我会做你说的任何事,你知道你说什么我都会做的,求你了。”


“停止什么?”


Bucky张开嘴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像是他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喉咙。


“没事的,Buck。”那不是真的,但Steve正在逐渐掌握说谎的技巧。“慢慢来。”


“停止……把我身边的人带走。”


Steve试图说点什么,但他什么都想不出来。“听我说,”他最后开口道,“我会陪着你。我会留在这里。”


“当然,”Bucky说,字句破碎得如同呜咽。“是啊,当然。”


 


*


 


早晨他醒来的时候,仍然感觉很疲惫,这时“Bucky”这个词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于是他没法再次入睡了。他叹了口气然后滑下床,穿上昨天他穿过的衣服,拖拽着自己的身体进入客厅。


他被一声撞击声吓得立即抬头看,Bucky在屋外的阳台上,弯下了腰。一瞬间Steve以为他听见的那一声是Bucky从高处跳下来的声音,同时有那么疯狂的一刻他在思考他去了哪里并且能够自由进出那个固若金汤的Stark大楼多长时间了。但是Bucky直起身子的速度非常非常缓慢,像是一株植物转向太阳。他的双手在面前摆成碗状,有一只有着灰蓝色羽毛的小鸟在他的手中,Steve可以看见小鸟撞到玻璃上留下的痕迹。它张开了翅膀。


Bucky的头发挡住了他的侧脸,但是Steve能看见他肩膀和后背紧绷的肌肉,能看见没有合实的双手所透露的小心翼翼的善良。那只小鸟颤抖着,前后摇晃着脑袋。它跳上Bucky的金属手指然后飞走了。


Bucky在那儿站了很久,盯着那只鸟离开的方向。Steve又静静的走回了房间,他把手机拿在手里开开关关好几次但最终没有打给任何人。


两个人都没有说过话,一整天就这么安静的过去了。


 


*


 


当他第二天早晨从房间出来的时候,Bucky正站在客厅里,仿佛他是在等Steve,但他在看窗户外面,或者说,在看窗户。他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眼睛下面有很深的黑眼圈,显而易见他昨晚的失眠。他们似乎都被钉在了原地。他朝Steve的方向转头,但眼神没有移过来。Steve也朝那个方向看,随即明白了Bucky是在盯着那只鸟撞在玻璃上的痕迹看。


“那儿有一只小鸟,”Bucky说,“昨天。”


“是的,我听见了它撞上去的声音,”他皱起眉头,“是不是……是不是那个留在窗户上的痕迹让你感觉不安?”


Bucky摇摇头。“我把它捡起来了,”他说。他最终看向了Steve,眼睛以一种他们有时会做的特殊方式审视着,像是他可以远距离把Steve拆开再重新组装。他的前额挤出一点皱纹,“它还活着。”


“我知道,”Steve说,意识到——虽然他现在不是特别确定——但这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机会。“我看见它飞走了,不是吗?”


“它本应该摔断脖子。”


“也许它本会那样,”Steve顺着他说。“它撞得很猛。”他记得那声撞击声。


“我以为它肯定会死。很好……”Bucky犹犹豫豫着。他舔了舔嘴唇,“有时错了也是一件好事。”他最后说。他看着Steve的同时Steve看着他喉结上下移动的轨迹。


“是的,”Steve说。他的声音轻柔的让他自己都没办法听清。


他们现在靠得很近了,几乎能触碰到彼此。有半秒钟的时间,Steve想,他是否会后悔这样做,但接着他抛开了这个念头并把他的手搭在了Bucky的肩膀上。Bucky靠近了一点,头微微转过来,用眼角看着Steve。


“你对它们从未足够有信心,”Steve和他说,就像在说一个秘密,就像在和Bucky说一个关于小鸟的重要常识。“它们看起来脆弱是因为它们很小,但实际上它们非常坚强。


Bucky稍微扬起了一点嘴角,他的笑容很浅,伴随着的只是无声的呼气,但Steve知道那是什么。Bucky向前靠,额头与Steve的额头相抵。


“当然了,Steve。”Bucky低声说,“他们[2]当然很坚强。”


 


*


 


END


 




————


[1]波兰饺子:波兰的一种美食,馅儿包括奶酪和水果。当饺子熟了以后,可以用洋葱和黄油煎着吃,也可以蘸酸奶油吃。


[2]原文的“They”我私心翻译成“他们”而不是“它们”,因为个人理解作者在写Bucky的这句话时,想表达的不仅仅是表面上所指的小鸟们,实则也暗含Bucky,虽然几十年来身心都遭受了巨大折磨,但Bucky仍是坚强的,一如既往。所以两者合二为一我选择单人旁的“他们”。


*把标题“A History of Birds”翻译成“无声之鸟”而非直译,原因在于文中鸟儿是促使Bucky转化的一个契机,无论是回忆七十年前那只死去的小鸟还是遇见如今这只飞走的小鸟,都使得Bucky不再保持在原来封闭且无法转变思想的状态。同时,无声之鸟也代表着Bucky,他也像那只鸟儿一般,虽然遭受诸多厄运(撞到窗户上),但仍然坚强的与命运抗争(飞走了),这是一种安静的巨大力量。


当然以上一切都只是我个人的理解,所以也不用太当真啦。



盾冬 17年10月 LOF热度100以上 文整理

感谢!

Stucky同人文收藏夹&盾冬文整理:

这是盾冬 17年10月 LOF热度100以上的全部文LIST(17年10月是最后更新日期,而非发布日期),总共52篇,按热度区间划分区间内按连载完结——连载中——一发完排序(不是热度排序),在随缘居同时发文而且收藏数在100以上也会列出;一发完的多CP文(CP>3个)、盾冬为副CP文、连载中不足三章的文没有列出;双CP/多CP文只列出热度200以上的
肉眼扫tag,如发现错误欢迎告知~
很抱歉,发现17年11月份漏收了摩城魅影太太的长篇黑帮AU 《BLACK MESS》,已在前面整理中补上m(_ _)m
【700+】
冬日战士夏季生活调查报告 - 白小埃
 谁也没想到,这个夏天竟然这么热,不但热,还很潮湿。地面上热气蒸腾,这仿佛桑拿的鬼天气,竟然还不是晴天!说是阴天吧,天上似乎也没什么云,说是晴天吧,天空一片白茫茫,半点蓝色也看不见。
   美国队长外星魔法体验报告
 - 完结  原作向  队2  轻松

工作需要 - 袄里斯_队长说的对!
 “那么,James,”身材火辣的美女主持带着职业性的微笑看向Bucky,“说说你的角色?”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连载中  au:现代  au:娱乐圈  演员盾  演员冬

【500+】
研究系列 - 云鲤鲤鱼
 [开头涉及本文kink]
   第一部 身体研究
   2上 - 2下 - 3
   第二部 恋爱研究
   1 - 2 - 3 - 4 - 5 - 6上 - 6下
   第三部 深度研究
   1 - 2 - 3 - 4 - 5 - 6 - 7
   番外
   1 - 2 - 3
 - 完结  NC-17  au:现代  双性冬  芽詹

Oops -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森林猫詹姆斯的主人抱回一只只会喝奶的傻猫,詹姆斯在气愤之余勒令新来的猫做他的小弟,直到他发现史蒂夫是一头虎。而几乎所有没脑子的生物(包括完美的汉娜)都以为他和虎崽是甜蜜的一对。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番外
 - 完结  au:动物  虎盾  猫冬

持续升温 -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巴基无数次告诉自己,他是为了取暖而爬上史蒂夫的床,但他发现那远远不够。
   2
 - 完结  NC-17  au:现代  PWP

风居住的街道 - Mathison忘川.
 他们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截然不同。Steve Rogers曾经无比热切地追逐过权力与利益,登上金字塔尖之后发现一切都再难回头。James Barnes始终挣扎于过去的泥淖之中,殊不知已去之事不可留。七年之后,他们再次相遇。
   2 - 3 - 4 - 5 - 6 - 7
 - 连载中  NC-17  au:现代  au:黑帮  黑帮大佬盾  情报商人冬  ABO

末日狂歌 - 白小团
 巴基捡到个小美人打算当童养媳,结果却……
   2 - 3 - 4
 - 连载中  au:末日  au:末世求生[电影]

离婚进行时 -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离婚不过是一件小事,至少巴基是这么希望的,但史蒂夫是一个混蛋。
 - 一发完  au:现代

当你遇到命中注定的猫咪 - 克拉德美索
 第一只猫出现在一颗大树上。那是一只时刻黑着脸的不爽猫。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一直趴在树上喵喵大叫。
 - 一发完  柯王子  火tj  au:现代  多CP  猫冬  轻松

配合你的表演 -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巴基曾经以为史蒂夫是剧组请来的临时演员,直到他发现史蒂夫是一个贴心的绑匪。
 - 一发完  au:现代  演员冬

Kiss It Better -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巴基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在接吻时将他抱上洗手台的性感男人会是他的学生……应该说,男孩。
 - 一发完  au:校园  学生盾  教师冬

才不是假装喜欢你 - 不肆穹
 “我反对。”“我同意。”坐在沙发上的Steve和Bucky同时说,然后彼此对视了一眼, 又略微不自然地各自移开了目光。
 - 一发完  au:真人秀  原作向  甜

恋爱的错误方式 - 天青烟雨楼
 Bucky Barnes喜欢金发大胸的美人。这是海德拉模特公司里人尽皆知的事情。
 - 一发完  au:现代  au:娱乐圈  锤基  寡鹰  模特冬

【300+】
第一次见面 - 清明
 彼得今天十分沮丧,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因为他看某人的简讯看的太入神,都没听见内德叫他的声音。而flash从来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嘲笑他的机会,大声嚷嚷着彼得陷入热恋,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2
 - 完结  半au  复联  队2  双CP  贱虫

键盘侠 - 克拉德美索
 “山姆,我建好号了,然后呢?”山姆不耐烦地抬起尊贵的臀部,慢慢悠悠磨叽到史蒂夫电脑前:“其实你只要不玩和尚就……”屏幕上,身穿小沙弥袍的“法号杯具”,半裸香肩,透过电脑屏幕,一脸无辜看着他。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完结  au:现代  au:网游  轻松

Fall Again -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让爱火重燃的不一定是新生的火种,也可能是仍带着热度的灰烬。

   Try Again - Begin Again - 番外 Love Again
 - 完结  au:现代

好莱坞没有心 - estalydia
 在好莱坞,在这个梦幻世界、俗世乐园里,受命运之神青睐的人几乎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任何东西:钱、性、名声、地位……成就感、虚荣心、自我实现、甚至永恒不朽……唯独一样不可奢望,那就是一颗真心。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完结  au:现代  au:娱乐圈  au:好莱坞  演员盾  演员冬

战犯1049 - Mathison忘川.
 迫于战事,联合国部队与当地雇佣兵达成了短期合作协议。于是,一位根正苗红的联合国道德标杆解锁了和他满口爆粗新搭档的互怼同居故事。
   2 - 3 - 4 - 5
 - 连载中  au:现代  au:军队  贾尼  特种兵盾  雇佣兵冬

全复联都以为你们在谈恋爱 - FTWfire
 人生幸福的事有很多。一杯温热的咖啡,一块口感极佳的黄油面包。疲惫一天后的热水澡,睡觉前的悠闲时光。或是某个静谧的下午,书页在指尖滑动。或是某个热闹的晚上,家人在炉火旁团坐。
   2 - 3 - 4 - 5 - 6
 - 连载中  原作向  复联  贾尼  寡鹰  甜

美国队长的短信收件箱 - 鸭脖不辣汗
 来自:未知号码 内容:史蒂夫?来自:特查拉 内容:队长,试验很成功,他醒了。来自:未知号码 内容:史蒂夫,我是巴基,特查拉给了我一个新手机,我在试图给你发一条短信,你收得到么?
   2 - 3 - 4 - 番外
 - 连载中  原作向  队3  聊天体

罗大盾与巴大壮 - 晒豆酱
 自打巴基能下地干活时起,他就习惯靠着自家的西墙看隔壁罗家汉子锄地了。夏天他就磕着瓜子儿再轻轻挑起一只布鞋,故意拦在罗家汉子回家的墙头。到了冬天就每天两手一踹塞进棉袄里,反正从不让那人舒坦得溜达回去。
   2 - 3 - 4 - 5
   婚后续篇之甜蜜蜜
   1 - 2 - 3
   风波乍起
   1 - 2 - 3 - 4 - 5
   险象环生
   1 - 2 - 3 - 4
   瓜熟落地
   1
 - 连载中  au:乡村

连锁效应 - FriedRose
 一份调查问卷引发的血案。
   2 - 3 - 4 - 5
 - 连载中  au:校园  多CP  锤基  EC  贾尼  虫绿

We Are The Champions -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凡是关于史蒂夫的东西巴基都志在必得,可这一次他输得一败涂地。
奇怪的是,他很喜欢这个结果。
 - 一发完  au:现代

不如跳舞 - Mathison忘川.
 一个棉花糖,钢管舞与猫的故事。
 - 一发完  au:现代  警察盾  恶魔冬  轻松

五次九头蛇试图分开他们,一次九头蛇把孩子替他们生了 - -Bunnyyyy-
 巴基和史蒂夫冷战了,准确说是,单方面冷战。而被冷战的史蒂夫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巴基不理他了。
 - 一发完  原作向  队3

Les étoiles - Munchkin
 Sam刚走进教室,就毫不意外地看见Bucky又在睡觉。说起来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Bucky好像永远都在睡觉?
 - 一发完  au:校园

好时光 - 口罩
 Stephen Strange送给美国队长一瓶酒,Steve接过酒瓶,摇了摇,半瓶都没有,他望向魔法师。“这酒太容易醉,只能喝两口,再多喝一口,便再也醒不过来。”
 - 一发完  原作向  奇异玫瑰

“想让男友粗暴一点要怎么做” - 云鲤鲤鱼
 第6666帖 题主:没吃饱 上周男友因某事生气了,我觉得他应该想分房睡,就自己去了客房,结果情况更糟了,他非常非常生气,进来直接扯我衣服。
 - 一发完  au:现代  论坛体

群狮逐鹿 - 小仓库
 巴基夜里醒来,发现几个史蒂夫一起摸进了他的被窝。
 - 一发完  NC-17  原作向  豆芽盾  黑盾  白发盾  四盾  PWP

【200+】
Fire in snow - 天青烟雨楼
 我循着地图的标识到达Rogers先生家的时候,日己西沉。这是距离2031年那场世纪性的灾难后的第四十年。
 - 一发完  au:未来  au:科幻  au:雪国列车

明日边缘 - 米花
 在未来世界中,名为‘拟态’的外星生物入侵了地球,掀起一场人类与‘拟态’的战争。战地记者Steve遇到了战无不胜的冬兵Bucky,Steve无意间获得了重置时间的能力,在一次次的死亡循环中渐渐掌握了制敌的方法,在与Bucky的合作下,最后取得了人类的胜利。
 - 一发完  au:未来  au:科幻  au:明日边缘[电影]  au:机甲

哪一瞬间让你觉得身边的一对是真爱 - cherikpotter
 基因变异话题的优秀回答者 蟹妖。这些瞬间太多,以至于拼凑出了我的过去,现在,以及希冀中的未来。不好意思我以为要描述我自己。
 - 一发完  原作向  多CP  锤基  EC  知乎体  甜

记一次阿斯加德之旅 - 逢冬
 “欢迎来到阿斯加德。”Thor兴高采烈地说。这项工作本来应该是胸大肤白长腿貌美的姑娘来完成,Bucky想。但鉴于Thor满足了除性别以外的所有条件,他好像不能说什么。
 - 一发完  原作向  双CP  锤基

Sweetest Omega - THE END
 [开头涉及本文kink]
 - 一发完  NC-17  au:现代  人妻冬  白发盾  PWP

不择手段 - 七里八里的乾君
 yeah~为了找回自己的记忆,吧唧有点儿不择手段了~
 - 一发完  NC-17  原作向  队2

漫威娱乐版今日头条 - 两棵南榆
 漫威娱乐版今日头条有两位常客:神盾局旗下的实力派演员史蒂夫罗杰斯和九头蛇首席男模詹姆斯巴恩斯。
 - 一发完  au:娱乐圈  双CP  锤基  通讯体

last first kiss - 米花
 “你是说周五吗?”Bucky眼含着笑意,从储物柜中拿出记事本,对眼前的女孩子说。“嗯。”她精心打扮的妆容泛着不成熟的绯红。
 - 一发完  原作向  队1  芽詹

夜半私语时 - polinavasily
 我在俄国留学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口语课。我的口语老师维拉尼卡·弗拉基米诺夫娜三十岁左右,典型的斯拉夫长相,很健谈,经常给我们讲一些发生在俄罗斯、口耳相传的故事。
 - 一发完  火tj  evanstan  au:西方  多CP

【100+】
北美吐槽系列 - 东尔宸
 我,男,现居住在美国。主要是来求助一下关于室友的问题。我因为一些原因有失忆的问题,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来讲我还是很难相处的。我也不怎么会处理互联网的问题,如果有什么不正确的用法,请指正。
   2 - 3 - 4 - 5
 - 完结  半au  吐槽体

Blood Kiss - Rhapsodie
 在一次独自前往东欧歼灭恐怖分子的任务中,史蒂夫遇见了吸血鬼,虽然击退了对方,却不小心被咬伤而成为了吸血鬼,获得了强大的能力并保有自我意志,但是本能会让他产生强烈的吸血欲望……
   2 - 3 - 4 - 5 - 6
 - 完结  NC-17  原作向  吸血鬼盾  甜

Feeling I'll Forget, I'm In Love Now - Qutie
 Bucky为了接受身体接触而跟Steve去领养了一个猫。
   2
 - 完结  翻译  原作向  养宠物

Venus/背德 - 易水复萧寒
 我们终究背道而驰,殊途在法兰西雨水倾泻的长夜。德/意志的铁蹄越过宁静的马奇诺防线,飞溅的泥泞冲刷城市,浓重的深蓝色夜幕被刺目的闪电击碎。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连载中  au:西方  au:二战  au:军队  军官盾  医生冬

燧镜情劫/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 rsh437
 总之又是Bucky穿越到了平行宇宙(这次应该叫镜像宇宙)……这是一个爱得死去活来、极其纠结的故事,我有很长一段都无法决定我希望Bucky如何选择。
   SY
   LOF[图链失效]
   最新 5-1
 - 连载中  翻译  半au  穿越

since that encounter/自从遇见你 - Oxycontin
 近来某个黑暗使者开始尾随SteveRogers,想要偷走他的不朽灵魂。就算是对一个魔鬼来讲,这也是引火烧身。
 - 一发完  翻译  无差  au:现代  au:奇幻  魔鬼冬  豆芽盾

Return - 森特
 “这是?”Steve接过Natasha递过来的信封,问道。他们刚乘战机回到神盾局总部,两人身上都比出发前多了不少伤口,制服上也因为那颗没来得及踢飞的小型炸弹沾上了不少灰尘和火药味。
 - 一发完  原作向  队1

PWP - 小熊软糖
 [开头涉及本文kink]
 - 一发完  NC-17  原作向  BDSM  道具  PWP

Steve有一个愿望,最后他实现了 - 凉柯
 Steve—直觉得自己是个实干家,即使他也经常许愿。他有一个笔记本,复仇者联盟的同事们都知道,那是用来记录在沉睡的70年中发生的事的,不过很少有人看过笔记本的最后一页——那是用来写心愿的,类似愿望清单。
 - 一发完  原作向  复联  甜

叉骨的写作课培训教程 - 逢冬
 Pierce愤怒地把一叠任务报告摔到Rumlow面前。“你看看!你看看!”他愤怒地指指点点,“特战队写的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 一发完  原作向  队2  甜

dies solis - 鬼畜了天下
 脱离九头蛇有一段日子了,这段日子长到他可以在落脚的城市找到一栋筒子楼,占领里面一个厕所挤厨房、小得多住只猫都觉得挤的屋子;
 - 一发完  原作向  队2

关心则乱 - 谢衍霁。
 bucky觉得自己真的需要找时间跟Steve好好谈谈他最近的状态了。虽然美国队长的形象一向官方且严肃,但遇到普天同庆的好事儿还是会笑得非常合群。
 - 一发完  原作向  黑盾

他们是如何被发现的。 - 肥美帝
 shield的下午漫长又悠闲。Natasha讲咖啡放在茶几上上,撅起屁股把沙发推近了一点,拍拍手,超级满意地背靠沙发将腿搭上了茶几。
 - 一发完  原作向  复联

Amnesia/健忘症 - 易水复萧寒
 今天Bucky有一些无精打采,因为他可能要被解雇了。他的上司Steve昨天说要招聘一个新的金融分析师,这意味着自己的饭碗不保。
 - 一发完  au:现代  au:办公室  总裁盾  金融分析师冬  甜

我和我的刺杀对象 - -荒绿-
 “好了,我们再确认一下。”Rumlow按住Winter的肩膀,他盯着Winter冷漠的绿色瞳孔,确保他不会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 一发完  NC-17  原作向  PWP

小甜饼 - ☀冬战士
 Bucky已经连续失眠一星期了。失眠的感觉很痛苦,他晚上怎么也无法入睡,只能强迫自己躺在床上,干瞪眼到天亮。
 - 一发完  原作向  甜

The wolf among us/与狼共舞 - 宇宙第一潮男伏地魔
 鲜血从撕裂的伤口里渗出,Bucky屏住呼吸,他握紧了手中的银制长鞭,上面沾着喑黑色仿佛陈年血迹。
 - 一发完  NC-17  au:奇幻  狼人盾  猎人冬  黑盾  PWP  rape/non-con

【嗨爪天团】欢迎来到九头蛇1·最强邪教

hhhhh

黑羽霞子:

【产出目录】
突然萌上九头蛇的我决定要做嗨爪天团推广!
系列短篇,各种设定有。


九头蛇成员:红骷髅Johann Shmidt、左拉Arnim Zola(只是用来被欺负的)、吧唧、斯特拉克男爵Baron Strucker、皮尔斯大大Alexander Pierce、叉叔Brock Rumlow、和强行被我走了漫画设定拉来的泽莫聚聚Zemo(我,泽莫毒唯,打钱)。


CP:主要为盾冬,偶尔有叉泽互动。


预警:极度非常OOC,全员萌化一家亲,上下级关系被我吃了,情节自我满足,九头蛇痴汉团,吧唧在哪都是团宠系列。


设定:原作设定,但Bucky掉火车被九头蛇捞出来改造时没洗脑,自己失的忆,顺势留下来了。请无视时间轴。


HAIL HYDRA!!!


1.
    嗨爪,一个历史悠久的组织。
    嗨爪,一个无处不在的组织。
    嗨爪,一个强大无比的组织。
    神盾局?CIA?你还在烦恼应该怎么抉择吗?
    不要犹豫,加入嗨爪!你会体会到家一样的温暖和团结!你会获得成功,走上人生巅峰!


  
2.
    “………………Seriously?你忙了一下午就做出来这种广告???”
    红骷髅盯着Zola的大屏幕上的大脸,手在腰间的手枪附近上下移动着,似乎是在斟酌要不要一枪崩碎这张自己七十年前就想崩的脸。
    “说实话,听起来像什么传销组织。”Strucker扶了扶自己的单片眼镜,“一点都没有科技感。”
    “有没有别的版本了?”从神盾局逃了出来现在也住在基地的Pierce还带着领导的风范,企图指点江山,红骷髅冷漠的扫了他一眼。
    呵,爷带领九头蛇打江山的时候,你都还没出生呢,红骷髅用鼻孔表达了不屑。
    感谢宇宙魔方的七十年直达传送门。
    “科技感?我们又不是A.I.M!”Zola用尖锐的嗓音喊道,“而且我们不就是传销吗?一个头两个头,砍了再长,以为我们不是传销是什么,鱿鱼吗?”
    正在吃铁板鱿鱼腿的Bucky被这话呛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立刻用谴责的目光去瞪Zola,以叉骨为首的几人直接掏出枪来干净利落地突突突打碎了Zola栖身的那台电脑。
    换了一台机器重启的Zola表示心累。
    “也许应该把加入能得到的好处说清楚。”红骷髅沉吟,“有谁比较擅长玩弄文字煽动感情的?”
    大家又一起去看Zemo。
    “啧,又是我?每次作战报告和宣传PPT都是我写,能不能换个人?”Zemo不耐烦地把手中的美国队长卡片收回口袋里,左右打量了一下简陋的高层作战室,和正满嘴油啃着烤串的杀手,言简意赅地宣判了这个日薄西山组织的死刑,“不存在的,这破组织招不到人的。”
    “你什么意思?”Rumlow不放过任何一个怼人的机会,他的这位同僚天天就是个美队痴汉,简直活得宛若九头蛇的叛徒,他看他不顺眼很久了,“我们有wintty啊,wintty is everything!”
    “有道理。”红骷髅从战斗力角度赞同。
    “没错,是这样。”Pierce从Bucky监护人的立场出发。
    “既然我的武器们已经丢了……”Strucker缅怀了一下自己跳槽去了隔壁复仇者的双胞胎,“他是最强的,没有问题。”
    “我附议。”生存欲让Zola开口。
    Zemo用“这组织完了”的绝望目光看着他们,放弃了挣扎:“你们还不如把组织名改成九棵李子树,口号换成hail winter soldier更靠谱些。”


  
3.
    但Zemo的抗议是没有用的,一个人的抗议不是抗议,只是挣扎,或者说充其量是抽动。
    Bucky真的成了九头蛇招新广告上的内容,而这个广告还真的有效,冬日战士在全体成员中起到了宛若明星代言爱豆降临的效果。
    对此Zemo认为这世界疯了。


  
4.
    Bucky在出完美国队长的暗杀任务后回来就变得很奇怪。
    整个人饭也不吃了,人也不打了,就坐在那忧郁地发呆,呆萌的眼神简直能揉碎任何一个九头蛇特工的心。
    “你怎么了,wintty?”叉骨知心大哥哥立刻担忧起来,“没杀死他没关系的,下次还有机会,你已经很棒了,不要自责。”
    “不是,我……”Bucky委屈地抿了抿嘴唇,充满疑惑的眼神落在Rumlow身上,“我现在感觉好奇怪。”
    “没关系的,你可以和我说。”Rumlow的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路过的Zemo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走掉了。
    “我感觉我……认识他,很久很久以前。”Bucky微微摇了摇头,“但我不知道,我明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看过Bucky身份资料的Rumlow顿觉不妙,他没有料到Steve对Bucky的影响会这么大,再这样下去,他们的吉祥物岂不是要被那个傻大个给抢走了?!
    “这可不妙。”Pierce听到风吹草动连忙赶过来,拿出他的《冬日战士饲养说明》好好研究了一番,但这本由七十年前研究员撰写的使用指南里关于和Steve Rogers抢人的对策只留下了三个大字:放弃吧
    Pierce摔书。
    “我最近新研究出一套洗脑的方法,你们要不要试试?”Strucker提议。
    “洗你妈!又不是你的脑子!想洗就洗的吗?他会不舒服的!”Rumlow发出了护犊子的怒吼,“还洗脑?你自己的内裤都还没洗呢!全都堆在卫生间我都看见了!”
    堂堂男爵被他吼到面红耳赤地别过脸去。
    Bucky被他吓到了,瞪圆了眼睛看着Rumlow,不出任务时的他看起来简直可爱到爆炸。Rumlow的心一下子就酥了,耐心地安抚他:“那你能和我说说你都想起了什么吗?你记得他是你的朋友?你们一起战斗?”
    “不。”Bucky摇了摇头,一脸认真,“我记得他,在酒馆里,亲了我。”
    “…………”Rumlow微笑着回过头去看Strucker,“我们还是快点开始洗脑吧。”
    “喂!”Strucker简直被双标狗队友的厚颜无耻震惊了。


   
5.
    “我都记起来了。”Bucky终于和他们站到了对立面上,这是个意料之中的结局,每个人都知道,Bucky的表情有些复杂,“你们是九头蛇。”
    “是的,我们是。”身经百战的红骷髅在这时手甚至有点微微发抖。
    “win……Bucky,你要和我们战斗吗?”Rumlow紧张又难过地看着皱着眉站在不远处的Bucky,“你要打败我们,然后去找你的Steve吗?”
    Bucky的眼神跳了一下,他想了想,然后缓缓地摇头,始终也没有去拿枪:“不,我不会和你们打的,你们对我……很好。”
    Bucky的心被复杂而矛盾的感情填满了,这些年他一直没有再被冰冻回去,每一天都是和面前的这些人一起度过的,他无聊的时候红骷髅会给他讲历史故事,Zola会把自己的电脑身体借给他玩游戏,Strucker帮他更新装备,Pierce看着他不让他做什么出格的事而受伤,Rumlow关心他的伤势,Zemo平时对他冷冰冰,但每次安排战术都尽量不让他冒太大生命危险。
    在他把自己当成九头蛇的时候,他已经和这些人成了家人,这不是恢复记忆就能很快斩断的东西。
    “我做不到。”杀人无数的冬日战士此时对着真正的恶人反而下不去手。
    九头蛇的大家都偷偷吸了吸鼻子,有种微妙的情感,像是家里的孩子虽然叛逆但还是孝顺,白菜即将被拱,水马上要泼出去的错觉。
    这完全不是成员背叛组织时应有的气氛,两拨人以一种又要打又仿佛马上要拥抱彼此的感觉面对面对立着。
    “放弃吧,说的像你们忍心对团宠下手一样。”早就看穿了一切的Zemo扫兴地打断了他们的对峙,“再说现在这个时代,九头蛇早就不复当年了,没落的一塌糊涂,就连广告都用上了。还不如放他回去结婚,我们收拾收拾散了去干点别的更有前途的事情,比如开个造型店什么的,现在这些成员刚好拉去工厂当员工。”
    “Zemo?”Rumlow没料到最后帮Bucky说话的人竟然是他,不禁有些感动。
    “不,你想多了。”Zemo用一个微笑残忍地打消了对方的所有脑补,“我只是在拖时间,等着——这个。”
    话音刚落,基地的大门就被人冲破了,Steve骑着他的摩托一路径直喊着Bucky的名字开过来,Bucky看了看Steve,又看了看Rumlow他们,有些犹豫。
    九头蛇众人倒是没时间犹豫了,一边抄起枪对着拐卖吧唧的罪魁祸首泄愤似的开枪,一边抓紧时间撤退,神盾局应该很快也会赶来了。Rumlow还对着Zemo也来了一发子弹:“你怎么知道他会来?你通知的吗?!”
    “我就是知道,而且他也不需要。”Zemo躲过他的攻击,翻了个白眼,“他可是美国队长,cap从不令需要他的人失望。”
    Rumlow被他痴汉般的发言弄得打了个寒战,上去拎起人抗到肩上就跟着大部队一起跑了。
    “Bucky???”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这群反派撤得这么快,但队长决定优先把Bucky带回去,他怕对方依然不认得他,只敢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喊喊。
    “……没事了,我在。”Bucky又看了一眼他们消失的方向,才微笑着转向Steve,给了他一个久违的拥抱。


  
6.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就是有一些人……他们虽然是坏人,但是却让你…………唔,偶尔想回去看一看他们?”
    “当然有啊。”面对Bucky迟疑的问题,Loki毫不在意地回答了,“你知道萨卡吗?也许下次我可以带你一起去看看。”
    “有的吗?”没料到对方也有着同样心情的Bucky果断握住了好闺蜜的手,“那我可以去再看看他们吗?会不会对Steve有不好的影响?或者他们已经不想再看见我了?”
    “想去就去喽。”正邪三观全无的Loki努力教坏Bucky中,“不要管那些金发大胸怎么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有我给你撑腰呢,你猜我偷了什么?”邪神得意洋洋地把宇宙魔方在Bucky鼻子底下一晃:“求我,我就送你去。”


    “干得好!”
    “不愧是邪神!”
    “快把吧唧送回来!送回来看看!”
    “他绝对瘦了!该死的美国队长是干什么吃的?!竟然把吧唧摧残成这样!”
    “求你们睁睁眼,他脸上那两坨肉都快掉下来了好吗?!”
    嫁了女儿的娘家人九头蛇们今天也聚在一起,通过Zola偷偷看着Bucky的一举一动,为了对方幸福的笑容而哭得一塌糊涂。
    这种糟心组织吃枣药丸,有远见的Zemo已经开始偷偷往天启的美容院投就职简历了。
End.

【待授权翻译|盾冬】Of Broken Dreams and Mended Hearts(Ch1)

感谢太太!

凉茶:

原文作者:Kellyscams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5358368?page=4&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s


分级:R


简介:乔治·巴恩斯的离世,给巴恩斯家族留下了一笔庞大的债务。家族的长子兼继承人巴基被迫放弃了他的梦想与希望,与史蒂夫·罗杰斯缔结婚约。史蒂夫看起来很不错,他在政府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甚至曾被票选为上流社会最理想对象。显然,罗杰斯家族的地位远高于巴基的家族,也就意味着巴基攀上了高枝。但这一举动不止带来回报,它也会带来某些……期望或是损失——巴基也许愿意做任何事来避免其中某些将会带来的伤害。而机会可能也将随之而来。


当然,除非他真的爱上了他的新婚丈夫。




图链


-----


没有肉还屏蔽……

【授權翻譯】What I Used To Be (CH24&25)(完結)

感谢

Jawnlock¹²³:

總算在2016年結束之前趕出來了 QQ


最後兩章都有肉,請自行注意避雷喔~~


如果你還沒看過,請先從這篇介紹看起


(AO3)What I Used To Be (1~最新章節) 


(AO3)What I Used To Be (CH24) <<全章盾冬肉


(AO3)What I Used To Be (CH25) <<一開頭就是冬盾肉




感謝合譯小天使 @HD2_0 ,有人一起翻譯的動力真的不同啊~~
還有另外兩外神杯塔 犀利人喵 & zoehsu4892,屢屢能給出更好更適合的建議
能在翻譯的路上有你們同行真的太美好~ QQ


最後,謹以這篇文裡滿滿的愛送給各位,祝大家新年快樂~~~





[漫画/Captain America: Winter Soldier]一些整理存档

感谢

草进床垫:

Warning:盾冬相关!


⚠️对于没看过05版美队漫画的朋友来说就是剧透,下拉前请注意。




CAPTAIN AMERICA: WINTER SOLDIER (HARDCOVER)


Caputuring CAPTAIN AMERICA (2005) #1-9 and #11-14


Writer: Ed Brubaker


Artist: John Paul Leon, Steve Epting, Michael Lark


官网链接 超级帅的一本硬皮,没有digital version,截图来自网络上找的分集漫画。


买到了这本所以又刷了一遍,我还是决定记点东西下来。内容主要是一些我认为非常赞、但翻译过来之后有点略失风味的台词原文,一些令我拍起大腿的段落和剧情的记录,还有一些沙雕梗。都只是单纯的漫画内容,是给我自己的一篇存档。


超长预警,多图大图预警,有小论文出没。


原文用引用符号表示,所有翻译没有参考任何已有的漫画汉化版本。翻译不出意思的我就不翻了


再次spoiler alert!剧透警告!








1. 美国队长管小混混叫scum,有点可爱XDD




2. 红骷髅越狱之后,美国队长对Sharon讲述自己关于战争的记忆:



"I see the war. My war. After all this time, I still dream about foxholes in the black forest... still hear the screams of terrified soldiers, smell their blood and tears... I still dream about Bucky. Him and all the others I couldn't save..."



“我看到了那场战争。我的战争。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之后,我依然能梦到那些黑暗的森林里的散兵坑……依然能听到那些惊恐的士兵们的尖叫,闻到他们的鲜血和泪水……我依然会梦到Bucky。他,还有那些所有我没能拯救的人……”




3. 红骷髅有一个搞事的计划,他一直在监视着Steve,他在心里对Steve演讲的时候有一句台词是“只要我想,我可以在任何时候把一颗子弹打进你的两眼之间,你根本就预料不到。”


结果他在这一段装逼的结尾就被冬日战士一枪打死了,他根本就预料不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 Cap的记忆第一次出现问题是梦到Bucky跟他一起在战场上,Bucky腹部中弹,最后死在Cap的怀里。




“我这儿……稍微有点……麻烦……”


“Bucky!”


“噢,上帝啊。坚持住……我这就把你带去医生那儿,坚持住。”


“……嘿……我们真的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是不是,Steve?对不起——”


“不。”


不!该死的!不——


然后Cap惊醒过来,他觉得这个梦有问题,他记忆中Bucky从来没有腹部中弹过。他认为这是他脑子里梦和记忆互相碰撞造成的混乱。




4. Cap和Sharon一起任务的时候说起“你不高兴就在这儿等着不用跟我来”这个段子的时候,Sharon反驳他用的词是snitty 有点可爱喔XDDD小脾气挺大




5. Cap的沙袋是EVERLAST的,纽约布朗克斯起家的一个专门做拳击格斗运动用品的公司




6. Cap拳击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以为是Sharon没看就接起来。


Fury:“我知道我很好看,但我不是Agent 1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很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口




7. Cap站在国家公墓的两块被打碎了的墓碑前,他问看守人是否知道这两个人是谁,看守人表示知道他们是战争英雄,但既然美队这么问了,那么大概不只是战争英雄。


Cap回答:他们都是美国队长。


William Naslund和Jeffery Mace,前者原本被称为76之魂,是在一群英国英雄中活动的唯一的美国人,他和Rogers本人交手过,在他自己的队伍支离破碎之后依然为盟军一方战斗;后者在那时被称为爱国者,主要呆在后方打纳粹间谍和反对派,他本人是Bucky的一位好友。



Cap describing Naslund: "I had a lot of respect for him...respect he earned."


Cap describing Mace: "He may not have been overseas in the trenches, but he saved a lot of American lives -- including mine, once. "



在Steve和Bucky被宣告死亡之后,罗斯福总统为了稳固军心民心让Naslund接替了这个位置。负责接替Bucky的男孩根本还是个孩子,而Bucky消失的时候已经差不多21岁了(哇那Steve才25岁)但没有人注意这个。人们只相信他们想相信的。


Cap看向另一边,问走下去是不是就是肯尼迪总统的墓,看守人回答是的,事实上你必须经过这两人的墓碑才能走到那儿。Cap回答:这样安排是合适的。



"William Naslund died saving him...died wearing my uniform. That's how Jeff Mace became the next Captian America...He finished the job Naslund started that day, and because of them, Kennedy lived long enough to become president. Long enough to change this country for the better."



“William Naslund是为救他而死……他牺牲的时候穿着我的制服。这就是Jeff Mace成为下一任美国队长的契机……他完成了Naslund那天没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他们,肯尼迪才活到了他成为总统的那天,足够让他把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那天。”


这一段是剧情到这里为止我最喜欢的一段。这几页把美国队长这个形象从icon提升到了美国队长精神的一层,美国队长是Steve Rogers,那些为了这个精神战斗、奋斗并付出生命的人无疑同样令人敬佩。Steve Rogers表现出的对他们的敬意和尊重是这个人物非常吸引我的一点:我在上面提到的所有信息都出自Rogers自己口中,他了解这些细节,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付出了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的贡献意味着什么,美国只需要一个作为icon的美国队长,但Steve Rogers很清楚接下这件制服和这块盾牌的人有多伟大。


我想他甚至可能是唯一一个还活着的清楚这些事的人。毕竟连守墓人都不知道在通往肯尼迪总统墓的小径上长眠着两位怎样的英雄。




8. Cap的记忆第三次出现问题是交叉骨找上门来的时候。这次是他和Bucky被Zemo抓住之后,他自己被铁链绑在一张椅子上,眼睁睁地看着Bucky遭受鞭刑。





“sei会先死去呢,美国队zang?”


“我想资道,sei会只坐在那儿看着他的同志发出绳命最后的惨叫呢?”


“该死的放开他,Zemo,你这个可恶的——”


放开他!


对不起我真的很想还原Zemo的口音


这一段虐得实在很惨烈,而且最虐的地方就是Cap无法判断这个记忆是真的还是因为他受到了cube的影响。但我还是忍不住盯着这条用来抽Bucky的鞭子


我是不太清楚酷刑用的是哪种鞭子,但我绝对在五十度灰剧组见过这位哥们好吧




9. Steve对Fury讲述反派Kronas企业过去的历史,和他1942年在俄国最后一次见到Vasily Karpov将军的时候。这一整段每个细节都和之后的故事对应,非常精彩,谁看谁知道。


        1) Vasily Karpov将军对美国队长: 



"You do not understand...You cannot. You and the Germans, you have your super-soldiers...your secret weapons...But we Russians...We have nothing but our winter."



“你不明白……你不可能明白。你们和那些德国人,你们有你们的那些超级士兵……你们的那些秘密武器……但我们俄国人……我们一无所有,除了这无尽的寒冬。”


        2) 美国队长讲述他们的秘密行动,关于Bucky的部分:



" ...while our advance scout cleared the way. Which is the real secret of what Bucky was. The official story said he was a symbol to counter the rise of the Hitler youth...and there was some truth to that, but like all things in war, there was a darker truth underneath."


"Bucky did the things I couldn't. I was the icon. I wore the flag...but while I gave speeches to troops in the trenches...He was doing what he'd been trained to do...and he was highly trained. He wouldn't''ve been out there with us if he wasn't."



“与此同时,我们的先遣部队已经扫清了道路。这才是Bucky身份的真正秘密。官方的故事说他是一个用来对抗正在崛起的希特勒青年团*的象征……这确实是部分的事实,但就像战争中的所有事情一样,在那之下总有一个更加黑暗的真相。”


“Bucky负责做那些我无法做的事情。我是一个象征。我负责身披旗帜……但当我对着战壕里的部队们滔滔不绝时,他在做那些他一直以来被训练去做的事情……而且他被训练得很好。如果不是那样,他也不会跟我们一起在这里了。”


*希特勒青年团:由14-18岁的孩子组成的准军事组织,他们被塑造成那种所有德国少年少女学习效仿的榜样。


Bucky跟大部队传信号:Bluejay to eagle, we are go for launch... 蓝松鸦呼叫鹰XDD妈的这两个代号好可爱啊




10. 在美国队长说完离开之后,Fury的秘书走进来问他是否给Steve看了那份档案。冬日战士的档案。Fury说他没有。



 "I want to be one handred percent sure about this before I destroy his world, if that's okay with you."



“在我毁掉他的整个世界前我想先100%确定这件事。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




11. 美国队长为了求证脑子里出现的是记忆还是想象,他去了自己牺牲的地方,无人小岛上的一座城堡寻找真相。



"Sometimes I think I'm not even sure what really happen anymore. Did I ever really remember any of it, or was I just filling the blanks?"



“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无法确定究竟发生过什么。是我真正回忆起了那些事,是我的脑子在填补那些空白?”


他在想他最近新想起来的的这些记忆,被Zemo抓住,Bucky被折磨的记忆,然后他看到



“这就是那个房间。就是那些事发生的地方……我被逼着观看--”


“--而Zemo……他笑得停不下来。”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些都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太他妈虐了


cube让Cap在这个城堡里看到了不存在的纳粹士兵,也给他重现了Bucky牺牲的那一刻:



在下一个分镜里Cap的眼睛就里映着这样的火光。他再次质问自己:



"What does this mean? Is it even real? Are any of these memories real? Why do I feel so sure they are?"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这里有哪些记忆是真实的吗?为什么我如此确定它们是真实的?"


不管是说受到了cube的影响还是冰冻之后的影响,Brubaker从开到这里为止描写Steve的记忆混乱的方法是真的非常非常赞。这些所有的疑惑、思考、自我质问都特别直接而尖锐,我读的时候稍微忍不住以这个为参考思考了一下MCU电影里冬兵如何一个人边逃边寻找任何地方试着恢复自己的记忆,不展开讲了,展开讲心更痛




12. Fury向Steve摊牌是在一次行动中Cap看到了Bucky之后,也就是在Who the hell is Bucky对话之后。Steve在他的逻辑已经被说服了之后的表现:


在这样夸张的情感爆发之后的下一个分镜:



“计划是什么,Nick?我知道你一定已经有了个计划。”


这立刻恢复冷静的一瞬间真是又帅又悲伤到令人窒息(




13. Steve和Sharon真的每次吵架闹矛盾的对话都很好笑,这张分镜Cap的脸上还有小情绪



Sharon: "What?"


Steve: "Nothing."


Sharon: "It's never nothing with you. What is it? Speak."



“怎么?”


“什么都没有。”


“你永远都不会什么都没有。是什么?说。”


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有小情绪个别时候还显得有点小肚鸡肠的CapXDDD太可爱了,快,Agent 13继续怼他


而他俩吵架的契机的根本原因也在于Bucky



-- "Just admit that you don't want me along because you're scared..."


--"Of what?"


--"That I'will kill him...Bucky."


--"That's not--That's not true..."



“就承认吧,你不想我跟着去是因为你害怕……”


“我怕什么?”


“你怕我会杀了Bucky。”


(被说得正中的Steve)“呃不是--不是这个……”




14. 这次关于Bucky的行动Cap全程暴怒。之前他表现出的所有的冷静理智全都崩了,就像Sharon说的他把他的愤怒埋在心里("bottled up your anger"),在他见到自己怀疑是罪魁祸首的人的时候疯狂爆发,帅极了。




15. 在这次他们打反派失败回程的飞机上Fury和Steve的对话我很喜欢:



--"...Just so I can see that grin wiped off his smug face."


--"You're too soft, Rogers...I won't be happy until I see that man dead."



“这样我才能看到那种坏笑从那张洋洋得意的脸上消失。”


“你太软弱了,Rogers。我要直到看见那个人凉透了才会开心。”




16. Cap回到家之后看到了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他桌上的冬日战士机密资料。漫画接下来的16页都是俄国人从海里捞上昏迷的Bucky之后如何一步一步把他改造成冬日战士的,这一段也读得令人窒息。


在报告里他被很多人称为“那个美国人”,他们提到给Bucky的大脑重新编程十分简单,因为他基本也记不得什么事情。



"We gave him a purpose, and we made him loyal to no one but us."



Purpose真的是一个很绝妙而尖锐的词了。如果有看过POI的朋友跟我一样对这个词的印象很深,他得到了一个purpose,一个目标,一种意志,一个方向。那时候的Bucky什么都没有了,而俄国人给了他一个新的purpose。


冬日战士为俄国服务的前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问题,但他的记忆渐渐开始有出现了反射,一些深层记忆开始浮现出来。他终于在一次去美国执行任务的时候逃脱了,坐上一辆火车去芝加哥,然后去了纽约。



"Interrogation of several passengers onboard the train left the impression that Winter Soldier was confused while onboard. He was apparently confused about what year it was, and appeared uneasy around the other passengers."



“在对火车上对他有印象的几名乘客进行审讯之后我们得知,冬日战士在车上显得很迷惑。他显然对这是哪一年感到困惑,而且在其他乘客旁边表现得心神不宁。”


他最后在下东区的一家廉价旅馆被俄国特工发现了,而事后他对于这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一点都没有记忆。我说不出话,即使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弄不清这里是哪一年,但他还是记得回家的方向。他的身体和本能会为带着他走向回家的路。


在这次事件之后冬日战士当然再也不会被放去美国了,他被Vasily Karpov将军(又他妈是你)带去了中东做他的私人保镖。



"I wish to spend them watching this twisted creature defend my life."



“我希望把我人生的最后几年花在看着这个反常的变态造物捍卫我的生命上。”


将军的日记记录了一些他观察冬日战士的情况。最让我眼眶一热的是:



"I almost feel sorry for him, as he tenses up whenver anyone approaches, ready todive in front of a bullet for me."



“我几乎对他感到抱歉了,他在任何人接近的时候就会戒备起来,随时准备着冲到我身前来挡下一颗子弹。”天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比电影里更残忍的一点是,漫画非常非常强调冬日战士是Vasily Karpov将军对美国开的一个恶毒而扭曲的玩笑,他一直在仇恨着1942年Steve和Bucky在他自己的军队面前羞辱了他。只有他知道这个美国人是Bucky Barnes,只有他知道这个人对于美国队长,对于美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It still makes me smile to see Captain America's partner serving Monther Russia."



“看到美国队长的搭档正为俄国母亲效命总是令我忍不住微笑。”


将军去世之后,冬日战士这个项目遭到废弃,而Bucky跟其他所有的废弃试验品一起被存放在一个秘密地点。



好歹给他穿条裤子啊!!!!!!!全裸着放起来算怎么回事啊!!!!!


不过我忘记电影里其他那些冬日战士们穿没穿衣服了,穿没穿来着(




17. 看完这一系列资料的Cap。我不说什么了,两页大图预警。



[--美国的超级士兵,美国队长,和他的神射手搭档Bucky,把德国佬打得抱头鼠窜!]


[吃我一招,希特勒!]


“哈!听听人们的声音,Steve,他们爱死我们了。我们应该戴上面具给他们来个真正的惊喜。”


“悠着点儿,Bucky。那不是这个的目的……那一天我们失去了很多战友,记住这点。”




“我当然记得,Steve,老天啊。那个孩子在战场上失血而死的时候我还握着他的手。”


“然而你不会在新闻片里看到那个,对吧?没有人在为那个来自爱达荷的孩子欢呼。”


“苍天啊,Toro说你的话是对的。”


“什么?他说什么了?”


“你太认真了。我们有这一周的假期,可以回家转换心情……而你把战场跟我们一起带回家了。你必须学会如何放松,哥们。”


“我知道了……这话都是Toro说的,对吧?”


“哈……你真是个滑稽的家伙,Steve。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你没有我,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一个人真正理解你了……”


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萌Bucky从Steve腿上的袋子里拿爆米花。




18. 和Fury以及Agent 13报告这份资料的时候Sharon说:“那不是真的Bucky。那只是他们为自己的目的控制他之后剩下的残骸。”



"It's just whatever was left of him that they could manipulate for their own ends."



Cap愤怒地回过头:Is that supposed to make me feel better?


他接下来低下头看冬日战士照片的神情真是悲伤极了



"He was my partner, damn it...He was my friend..."





19. Sharon再次来找Steve试图说服他现在的Bucky已经不是他过去的那个搭档和朋友了,然后再次被Steve怼回去。




“我知道你现在饱受煎熬,Steve……我只想确保我们都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了,Sharon。而且我开始怀疑我是否真的知道过。”




20. 美国队长在纽约上空飞来飞去,理清自己的思路和想法。



“他在指望着你……无论他自己是否知道这件事。”


“Bucky在指望着你。”




21. 美国队长回忆起1994年的荷兰,纳粹将他们的美军俘虏制作成没有个人意志的的活死人,让他们绑着炸弹回到美军战线,然后引爆那些炸弹。


“Clive...? 是你吗?”




“...Clive,伙-伙计……”


“Clive发生了什么……?他以前是我最好的……最好的……”


我太喜欢这种令人哇哇大哭的细节了555555


Bucky恨透了这种行为,Steve记得他有多痛恨这种事情。他知道原来的Bucky会希望他怎么做,原来的Bucky会希望他不惜一切代价去阻止他。他这整一段都在回忆和挣扎,他思考这件事时候的冷静、理智和痛苦真是太虐了(




22. Sam对Steve:“唯一重要的问题是,Steve,你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救他……用个什么方法。”


“好的。所以,我们要怎么做?”


爆帅了,真哥们Sam Wilson




23.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正面刚上,冬兵始终坚持说我要杀了你,美国队长跪在他的面前(单膝




然后Bucky就开枪了




24. Steve用cube让Bucky恢复记忆。




“Cap...?什么--你干了什么……?我怎么能……?不……你应该就直接……杀死我的。”


这个do的强调就让这句话很像在质问。你怎么能那样做呢?你怎么能不杀死我呢?




25. Bucky愤怒地试图用他的左手捏碎魔方,cube开始出现裂缝的时候:



Cap依然在试着扑向Bucky的方向。




26. 闪光之后Bucky消失了。根据cube一直以来的套路,它实现了Bucky的心愿,它把Bucky送去了他想去的地方。 结合他消失前说的话,Sam和Sharon都认为他可能自己选择了死亡。但Cap说:



"No...He's not dead...He just...He isn't. "


"No...Bucky's a survivor..."





27. 整个冬日战士系列最虐的部分就是第14话的结尾。在之前第12话Steve看到冬日战士的资料后,他回想起他和Bucky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第12话,Cap视角:





而最后一话,cube把Bucky带去了他最想去的地方——他和Cap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所已经废弃的训练营。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那是Bucky Barnes长大的地方,那大概是他心里一切的源头:



“二等兵Barnes……有上司在场时你要立正!”


“长官,是的长官!”


“这还像点样子……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人见见……这是下士Steve Rogers,他众所周知的名字是美国队长…”


“如果你能通过测试,你就会成为他的搭档。”


我认为最后这里这句“你这个傻瓜……”是衔接着前一页转换场景时美国队长的“他一定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也就是说,我觉得这句是美国队长对Bucky说的话。想想是Cap说的令人更想飙泪了(




28. 最后一个,天啊终于说到我最喜欢的一处了!


这本硬壳漫画的封底是美国队长第12话的封面,衔接着第11话的结尾Cap读完所有关于冬日战士的资料的情节,封面是这样的:




我写不出小论文了,这张封面真是绝了。那些所有记载着冬日战士的记录铺成了Steve Rogers一步步走向他的路。


而第6话有一个这样的画面,这是Bucky第一次见到Cap本人的时候。



这两个地方一起看已经很缺德了,而最缺德的还在下面。


在我买的这本合集的附录里有很多封面和角色的设计草图,其中就有12话的封面:




他不只是在走向他,他在走向他的枪口








暂时完了!我之后再刷的话如果还有遗漏的细节会偷偷添加上。


漫画很大程度上圆满了很多我对于Stucky的期待,对于两个角色的塑造和细节描述非常的让我满足,还特别在虐心指数上,天啊漫画真是太虐了,我摘录的只是冰山一角。




这本里还有一个intrude就是05美队的第7话,一个名叫Jack Monroe的男人的故事。我摸着良心说这是我很久以来读过的最酣畅淋漓的短篇漫画之一。我疯狂推荐所有的朋友去品一品这个短篇,我没有从其中摘录任何东西,因为这篇漫画是一体的,没有单独的句子可以拿出来体现价值,它将精神、绝望、正义、悲哀、理智、疯狂和一切你能想到的东西糅合在了几十页里。读起来太爽了,就冲着这个短篇我都愿意吹爆Brubaker。


感谢看我逼逼和抒发个人情感!


我觉得没有人会看到这里,如果有能看到的请受草某一拜









【盾冬】《落下速度》番外:加速度

稀有金属:

第 I 章


第 II 章


第 III 章


第 IV 章


第 V 章 【含A结局】


第VI章


第VII章


第VIII章【大结局】


**


美队pov,肉渣有。


BGM:烟


BGM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m-6Yn-X1R0ry7ZqYCpBnhw


密码: aywr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




石墨




***


这个致郁系故事终于彻底完结了,感谢你坚持到这里。


番外主要是为了放飞复联二里的幻觉,军牌终于用上了哦也。


BGM是日本动画《最高机密》片尾曲,清水玲子力作。讲述某政府部门从已死去的人脑中提取出还活着时所见到的影像,从而破解各种悬案。单元剧里有bl也有gl,特别是那个总统和少年的故事,印象颇深。


我想过以这个设定为蓝本写单恋向盾冬,可惜还是下不了手。不论队长还是冬兵,直到死后才为世人所知的恋情实在太虐了。


 


附歌词:


知っていたの 何もかも  你全都知道了吧  


待っていたの 今もなお  你还在等待吗  


とりまく宇宙の真ん中で 被包围在宇宙的中央  


一体どこまで行けばいいのか 究竟该去向何方


 


まぶたの裏の记忆さえ   那眼中的记忆啊  


このカタマリを濡らす   连如此坚强的意志都被感染了 


 


[重复]


※贵方はアタシを弱くする 你让我动摇   


贵方はアタシを弱くする   你让我迷茫 


アタシは弱い 弱い 弱い...我其实很软弱,很软弱,很软弱...  


アタシの涙を贵方は知らない※ 你不知道我的泪洒向何方 


[重复]


 


火照った身を殴り描いて  跳动的火焰勾画出我的身心   


放り投げた梦と照らす    照耀着远去的梦想   


冷えた优しさを覚えても  记起那早已冷却下来的温柔 


淡く光る月に同じ       如同那淡淡的月光


 


悲しみを乗り越える力を  战胜悲伤的力量  


信じられる强さを       源自被信任的坚强  


(※くり返し)  


 


贵方を忘れてどこか远く     想忘记你独行到远方  


行きたい 行けない 行きたい 行けない  我想离去 却无能为力 我想离去 却无能为力  


アタシは弱い弱い弱い...  我其实很软弱,很软弱,很软弱...  


アタシの涙を贵方は知らない 你不知道我的泪洒向何方 


 


アタシは弱い弱い弱い...  我其实很软弱,很软弱,很软弱...  


涙の行方を贵方は知らない   只是你从不曾知道,我的泪洒向何方